寒冬

emmmm……

与你(7)

*喻文州×你,医学生设定

*私设有,OOC 有,小学生流水账

*之前写过一个片段,暗搓搓想把它展开写,算是满足自己小小的私欲吧_(:зゝ∠)_      摸鱼片段 

*就是一个和我鱼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甜甜的恋爱过程/(//▪/ω/▪//)/

*又名《我即将亲手拆散自己最萌的CP怎么办?急,在线等》

 

你坐在约好的咖啡厅里,嘴里无意识地咬着插在饮料里的彩色吸管。

算起来这应该算是第四次见面了吧,在等着喻文州给你送海报,

说实在的,你现在真的有点混乱。

自从第一次与蓝雨俱乐部偶然的交集之后,你们两个似乎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出来见面。

而且最要命的是,你似乎觉得每次和他见面都能使你的心获得某种程度上的小满足,甚至有点开始小期待下次的“偶遇”。

不自觉的就会想起他,脑子里像开了洗脑循环的播放器一样,不断回放着这一个月以来与他的交集......

这算什么?

从母胎开始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少女心要萌动了吗?

喻文州

他到底在你心里算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当你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真是被自己吓了一跳。

不是吧,才见了喻文州几面,就要从大眼爸爸以及全联盟最甜CP的阵营里叛变了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俱乐部里的那一见之后,你的心里就有一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小情绪在生长。你之前总把它当成迷妹终于见到了偶像的激动,现在你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

在第一次见到了喻文州之后,你就有意无意地在空闲的时候从网上以及老张的嘴里更多的了解了一下喻文州。

了解着了解着,你就忽然觉得对他的感情越来越复杂了。

尤其是当老张跟你讲述完喻文州在训练营以及第四赛季的遭遇后,你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冲到他面前,用力地抱住他,然后告诉他

“辛苦了,要好好休息啊。”

然后陪在他身边,陪着他走下去。

 

实际上这几个星期对于你来说也并不好熬,刚开始进医院实习的迷茫,理论知识变成真刀实针往活生生的人身上扎的恐惧,一言不合就挨老师骂的沮丧.......

每当你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名为“喻文州”的造血干细胞就开始进行细胞分裂,经过许多个细胞周期,变成成千上万个红细胞流向身体的各个角落,为支撑着你的细胞送去氧气与希望。

身边还有这么好的人,怎么舍得现在就放弃呢?

 

这个时候,忽然你就意识到,对喻文州,可能有点喜欢?

 

难道我变成了喻队的女友粉???

 

我想成为他的女朋友???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喻文州啊!

长得又好看,又有名,性格又好,荣耀打得超级厉害,微博粉丝千千万,凭什么就成了你的呢?

凭什么呢?

 

“叮铃铃铃......”

咖啡店挂着风铃的门被推开,你条件反射地回头望了一眼,是一个戴着口罩的人推门,尽管只露了一双眼,但你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是喻文州。

四目忽的相对。

眼前人的眼神忽然和脑海里所想的重合了起来。

你“腾”地一下脸就红了。

 

“等好久了吧?不好意思,来晚了。”

他快步走到了你身边,拉开座位坐了下来。

“啊?啊!”

你可能是沉浸在自己刚才吓到自己的思绪里没缓过神,一时竟没做出回应。

“给你要的海报~是这张吧。”

他把手里一直卷着的海报递了过来。

“哦哦哦对对对!”你终于想起来了正事。

你匆忙接过海报,打开一看,正是老张最喜欢的那张。

“是是是,就是这张。”

“那,喻队谢谢你了,认识你没几天光麻烦你了哈哈哈哈。”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而且你们能喜欢蓝雨,支持我们,我也很感谢你们啊。”

“那也是因为你们本来就很厉害啊,希望你们这个赛季再拿一个冠军回来!”

“怎么?我们拿冠军?你不支持王队了吗?我们要夺了冠,微草可就没奖杯拿了啊。”

他笑盈盈的调侃你,“难不成是我们蓝雨魅力太大了,让你进了一次门,就从微草阵营叛变了?”

 

别说,还真的八九不离十了。

不是因为蓝雨俱乐部,是因为你自己啊

喻文州。

 

实话说不出口,就只能稍微敷衍下了。

“对啊对啊,蓝雨俱乐部里那么好看,我当然 一眼就沦陷了,哈哈哈哈。”

自己都觉得好尴尬。

要赶紧找个话题圆过去啊!

什么话题什么话题什么话题什么话题

喻文州冠军比赛俱乐部黄少天老张宿舍医院实习

无数个关键词从大脑里飞速闪过

实习!

对了!

“记得我托你比赛的那个小男孩吗?”你终于找到了能把你和喻文州连起来的话题,“他叫泽泽,我记得我应该跟你说过他的情况吧”

“对,我记得,很厉害的小孩,得了这个病真的是可惜了。”

“最近有给他进行尝试治疗,毕竟白血病这个东西说不准,而且他还那么小,我的老师们商量了几种治疗方案,正在一点点试。”

找到了联系的话题一切就没有那么尴尬了,你的思路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本来刚开始这个方案只是提前试试他的承受能力,没敢多用药,自然我们也没抱多大效果的希望。”

“结果却出乎我们的意料,效果比预期要好很多!”

说起你的患者,尤其还是正在好转的患者,你都不自觉的挂上了非常明显的笑意,话也是滔滔不绝。

“他的体温现在基本能控制住了,血项也慢慢在往正常值改变。”

“虽然最重要的白细胞还是很高吧,但是毕竟这只是治疗的第一步啊。”

“当时觉得这小屁孩好讨人嫌啊,特别臭屁,为了他没少挨我们主任副主任白眼,没想到生命力这么顽强,看着他能好起来我还挺开心。”

“就是最近药物副作用起来了,他最近精神状态挺差的,胃口也不是很好,不过他居然能强撑着吃一些,真挺让我佩服的。”

想到这你忽然就顿了一下,想起来泽泽他刚进医院时候生龙活虎傲的不行的样子,再想想现在的他躺在床上,连损你你的兴致都没有了的模样,忽然你就有点心疼。

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看出来了你的难受,倾听了半天的他忽然开了口:“我能为他也做为你点什么呢?我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

他突然地话语是一个惊喜但同时也有一丝惊吓。

为我?

他是什么意思?
暂时不知道怎么回复的就选择性忽略吧。

“为他做什么?”你低头假装沉思了一下,实际答案早就想好了,但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显得自己多心机啊,对吧。

“那......要不......你去看看他?”你故意做了一些停顿,好让这看起来不那么“蓄谋已久”。

实际这个想法你早就有了,只是最近总是在麻烦喻文州,弄得自己也有一些不好意思开口再求他了。

既然没法自己开口,那就让他自己开口?

刚开始还不知道要如何去做,直到刚才忽然想起半真半假的替泽泽卖一把惨,没想到还真的起作用了。

你小心地抬起头瞟了一眼喻文州,看着他好像没有很为难的样子,你这才放下了心。

“好啊,什么时候方便啊?不打扰你工作吧?”

“不打扰不打扰,求之不得呢!前几天给他换药的时候,我看他床头柜子上有一张蓝雨全员海报,估计是他同学送的吧,我觉得他应该是挺喜欢你们队的吧。”

“确实,他自己也是在玩剑客吧,那天少天上了之后他好像对少天露出了好大的兴趣呀,一直要求加好友来着,还一直问少天是谁。”

喻文州的脸仿佛天生就带着一股笑意,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带着说不出来的温柔,用粉丝的话说,就是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此时说到的事大概是让他觉得有趣的,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眼睛都有些微微眯起,万千星辰被挡去了大半,大海深处的引力就聚集在露出的部分,你猝不及防的对上,马上就要被吸引进去。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啊!

你这才反应过来,似乎刚才大脑短路了,CPU里只剩下他的那一双眼。

“不不不,内个,你现在有时间吗?现在过去还在探视时间,泽泽那也没有多少人了,我下周就放假回家了,正好今天晚上最后一个儿科夜班值班,你还可以跟他多聊一会,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好啊,我们现在走?正好我开车,你也不用挤公交回去了。”

等等?什么?开车?

在仅仅见面四次之后,你就成功上了喻文州的车。

在车上还是有一丝丝的尴尬的,很多时候你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荣耀吧,怕露馅,毕竟自己是个连账号都没满级的菜鸟,比赛也没好好看过,说你的工作吧,专业性太强,又怕人家不感兴趣。还好距离不算远,喻文州颇具找话题潜能,你一路尬聊两句也就到了。

在路上的时候,犹豫了好久,你还是决定给老张发条消息:

“喻文州,小祖宗病房,速来。”

还好医院里的人大多匆忙,喻文州带了口罩,没有人认出,也就没引起围观,省了不少事。

 

你们来到泽泽的病房前,你象征性地敲了下门,看见他靠在床上,小脸有些惨白,嘴上也没什么血色,瞬间同情心又上来了,本来还想借喻文州小小地跟他开个玩笑,现在也没心情了,想着还是直接点吧。

“你来干嘛?”他的语气里竟然有一些说不出来的不耐烦。

嘿,我这暴脾气。

你忍住在喻文州面前的巨大白眼,这个小屁孩,亏你那么心疼他。

“我今天的治理都做完了,你还有事吗?”

“你以为我想见你啊,因为你老子差点在医院混不下去好么?”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你身后的喻文州,瞬间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却惊讶的说不出话。

嗯嗯,很好,是你想要的效果。

“我自己怎么样?还不是因为我自己话多?你是想说这个吗?”

泽泽选择白了你一眼,罕见的没有回怼。

“喻文州?蓝雨队长喻文州?你真的是喻文州吗?”

他选择把你无视掉,直接与后面的人对话。

“是的,蓝雨,喻文州。”

喻文州就像无数次接受采访时那样,报出自己的姓名。但你也不知道是自己的粉丝滤镜作祟还是因为面对的是小朋友,这话里多了很多温柔与......嗯.......调皮?

“你们聊吧我去值班了。”感觉你在这里他们似乎都有一些放不开,你识趣的离开了病房,关门的时候,你听到喻文州先开了口:“这个医生姐姐说你最近感觉不太好,就叫我过来看看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的比赛吗?”

嗯,开始先给你卖了一波好感度,你不禁在心里又为他加了一层美丽滤镜。

“你居然和那个阿姨认识?”

叫谁阿姨呢?!

“居然让我见到真的文州哥哥了!”

好嘛,直接差辈了。

 

你回到值班室,换上白大褂,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并且开始祈祷夜班之神,不要给你搞什么事情。

“喻文州在哪呢!”

你这祷词还没念完,就冲进来了个“病人”,她破门而入的一瞬间让你差点以为你要独自面对人生第一起医闹事件了。

看来是个由于听到爱豆名字大脑短路的病人。

“老张你悠着点,门撞坏了还得赔!”

 

“喻文州在哪呢在哪呢在哪呢!!!”老张进门之后一个箭步冲到你面前,握住你的肩膀开始晃晃晃晃。

“诶诶诶,晕了晕了,你冷静点!”

“喻文州在哪呢?”

她的内存条里可能只有这一句话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在小祖宗病房。”

你刚一说完,老张作势就要往外冲,还好你反应快你一把拉住了他,“你干嘛!你现在冲过去以什么理由去见他啊!尴不尴尬!人家又不是在开粉丝见面会!而且你现在跑了一路,满脸都是汗,真的,好丑。”

你以最快的语速说完这段话,总算挽回了老张的脑子。

“诶,这样,我舍己为人一下,把待会给小祖宗夜间查房的美好任务交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了。”

“真的吗!!!!我爱你!”

作势就要冲上来抱你。

“等等等先别急着爱我,有个小小的条件,陪我值个夜班,有点屁事想和你叨叨”

老张略带疑惑地白了你一眼“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听起来还挺合算,成交。”

 

晚上,老张如愿以偿的去了泽泽的病房,见到了活的喻文州。回来之后一脸奸计得逞坏笑,你还以为她怎么了,结果就发现她扬了扬手里的病例册,翻到第一页向你炫耀,底下赫然一个喻文州签名。

“我跟他说结果需要陪床家属签字确认。”

只见他把那张有喻文州签名的纸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仿佛对待一件易碎品,然后把查房结果写回了真正的泽泽的病例里,“要是黄少在就好了。”

你一个大白眼送给了她。

“话说喻文州为什么会来?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是啊,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

你把事情的大致说了一下,当然把要送她的海报隐藏了过去。

“哇,你们去吃饭不!叫!我!”

“这不是怕吓到人家吗,诶你听我往下说,下面的话才是重点。”

“啥啊?”她还沉浸在你和喻文州吃饭不叫她的怨念中。

“你坐好了啊”

“嗯?”

“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我也挺喜欢的啊,居然今天让我见到活的了。”

“不,不是这种喜欢。我想追他。”

“我也......”

“什么玩意!!!!!谁!喻文州?”她瞬间就被从椅子上吓了起来。

“而且我觉得不是我自恋啊,他好像对我也有点......”

你选择先把话说完,然后留老张一个人先在风中冷静一下。

“喻文州?你说喻文州?你想追他?不对,他喜欢你?到底哪个才是我应该抓的重点啊!!!!”

你看着老张在值班室本就不大的地方不停地转啊转。

十分钟,在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了你五遍,喝了两大杯水,绕了屋子三十圈之后,终于看起来冷静了点,坐回了椅子里。

“他可是喻文州!”

“对啊,问题就在这里了。”你露出了一丝丝的烦恼,这一下午想了这么多,终于有人能说出口了,“他可是喻文州啊,长的又帅,声音好听,性格好,荣耀打得厉害,拿过冠军,蓝雨队长,又能挣钱,微博上多少人排队要嫁。而我呢?”你沮丧地叹了一口气,“长的不咋地吧身材也没有,本事不大脾气不小,还是个学医的,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学出头,一个年纪人家有车有房,我还得给医院交钱上学,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追过。”

“就这差距,我拿什么去配得上他啊”

“说的也是”老张故作沉思的点点头。

“?????你说什么?!你还同意!”

“开玩笑开玩笑,所以这就是你今晚想跟我叨叨的?”

“嗯......”虽然早就想明白了,但是心里还存有一丝丝的侥幸,现在说出来之后有种被宣判了的死心。

“以我情感史上的身经百战经历来看......”

“你啥时候身经百战了?”

“纯情小说里身经百战,不行吗?”终于轮到她白了你一眼,

“你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从来没见过比你脾气好的女生,说你脾气差我第一个不同意,从来不说脏话,而且对自己的事业热爱并保持热情,长的虽然没有倾国倾城但咱也没太说不过去啊,而且就算这些都没有又能怎样?你比那些要排队嫁他的早一步见到了他,这就是你的优势,也就可能是所谓的缘分吧。

”老张顿了一下,看你没啥反应又接着说下去了,“亲爱的,咱这自知之明不是你这么用的。”她喝了一口水,拿出了一副教育孩子的口气“你敢想,就要敢做,更何况你不是说他对你也挺好的吗?这就是机会啊!管他是谁啊!赵云澜在不知道自己是昆仑的时候不也是以一个普通人身份壮着胆子去追了斩魂使呀!只要他还单身,你就有机会!”

本来你已经被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了,但经老张这么一说,你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这颗不知是不是冲动的心,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有点想哭,你暗暗嫌弃了下自己的矫情。

喜欢就上吗?也是,就算不成功也没有啥的么,为什么不给自己安安生生度过的青春期加点料呢?

忽然开窍,那么新的问题来了,

“我应该怎么做呢?我从来没谈过恋爱啊!”

“以我身经百战的经历来看,这个吗......”

 

“这个吗,应该很简单,比如在他向你表白的时候稍微说个‘可以’,应该就行了。”

喻文州!!!!!!!

他听见了???!!!

你一下就慌了神,还没来及思考他这话什么意思,就见他慢慢走了过来,完美避开老张,两步走到了你面前,微一弯腰,露出了在你看来简直是世上最完美最真诚最动人的笑意:

 

“我也挺喜欢你的,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