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

emmmm……

与你(6)

*喻文州×你,医学生设定

*私设有,OOC 有,小学生流水账

*之前写过一个片段,暗搓搓想把它展开写,算是满足自己小小的私欲吧_(:зゝ∠)_      摸鱼片段 前文可以戳主页~

*就是一个和我鱼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甜甜的恋爱过程/(//▪/ω/▪//)/

*又名《我即将亲手拆散自己最萌的CP怎么办?急,在线等》

 

比赛毫无疑问地以蓝雨大比分优势获胜。

上赛季的冠军队,这赛季势头依旧啊。

忽然,你意识到:比赛完了,他该看到短信了吧........

妈耶!

刚刚减下去没多久的心跳瞬间又飚了回来。

和一个小时前完全相反,你现在完全不敢去看手机。

 

没有他的回信:他怎么看到不回消息?是不是不愿意?

有他的回信:他回什么了?是不是拒绝了我?是不是觉得我没事找事?

 

你正陷入自己胡思乱想里无法自拔,手机“嗡”地就响了起来。

你还完全没反应过来,老张就已经先你一步,抄起了你的手机。

“喻文州!”老张一蹦三尺高,差点就把你的手机扔了出去。

你感觉心脏马上就要停跳了,双手发虚,简直就要接不住手机。

你好不容易稳住了手,划开锁屏。

“好的,不麻烦。正好年前也没有比赛了。就是详细的什么时间我们约一下。”

后面还跟了一个萌萌哒的小笑脸。

 

他同意了。

他同意了?

他同意了!

!!!!!!!!!

又可以见到他了吗!?

不对,我为什么这么期待和他见面?我又不是老张。

而且,荣耀的话,网上完全就解决了啊,要什么见面?

突然有点失落?

好奇怪啊。

自从见过了喻文州整个人都变奇怪了。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应该赶紧去回喻文州的消息啊。

得救了,终于不用被主任驱逐出境了。

 

你一板一眼地,极其公式化地和文州约定了时间,初步定在了明天晚上七点。

这样文州的工作应该都完成了,不会耽误他。内个小屁孩一天的治疗也做完了,不会妨碍。

 

“内个孩子用的什么职业啊?”

“啊?好像是个剑客......吧”

“吧?”

“对不起,我忘了问了!!!!太着急了,根本就没想到这个问题。我好像见过他拿剑客的周边,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个剑客......”

 

太大意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了问!

 

“好的,那明天晚上具体房间号再联系。”

“恩恩,真是麻烦你了,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好的,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我靠!喻文州跟我说晚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回去再看看“明天晚上具体房间号再联系”这句话怎么这么奇怪啊?

你的脸刷一下红透了。

 

天啊,我在想什么!!!!

 

半个晚上的失眠,也不知道是激动?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话说,你紧张个什么劲啊!

一直到后半夜你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还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梦里你和喻文州已经结婚,而内个自大的不行的小屁孩泽泽居然是你们的孩子!

在泽泽第n次把隔壁家的孩子打哭之后,喻文州带着他标志的微笑,从家里的大门背后抄起了他

灭神的诅咒

揍向了泽泽。

然后,成功把他揍哭。

不行啊,这可是局长的亲戚啊!揍坏了我就混不下去了!

诶?这不是我家孩子吗。

正在梦里极力劝架的你,忽然被一阵闹铃惊醒。

 

不对啊,喻文州不像是会揍孩子的人啊,喻文州你OOC 了!

 

基本一晚上没睡,再加上做了一个如此累人的梦,早上的你非常没有精神。

随便收拾了收拾就去了医院。

 

早上查房的时候,你把约好的时间告诉了泽泽。他整个人仿佛得到了新生,接受了一个多星期治疗而略显苍白的脸上突然就有了光,内骨子骄傲劲又出来了。

“好啊,等着被我打爆吧。”

“......”

哼,等着被打爆吧。

等等,你忽然想起了昨天的梦。

万一文州真的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打败了,那他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再次闹起来啊!这样我还是混不下去了啊!

 

不行,待会得先给喻文州提个醒,让他悠着点。

屁事情真多,自己都嫌弃了。

 

今天是周末,主任什么的自然不用来上班,你也不用再被他们处刑了。

 

晚上还不到六点,你还没下班,泽泽就屁颠屁颠地跑来你们的休息室,拉着你要跟内位“高手”联系。

 

这个祖宗啊......

“还不到六点,今天的治疗都做完了吗?”

“当然。”他还有点不耐烦。

“别说,泽泽今天特别配合,所以比前几天快一点。”旁边的主管医生居然还过来夸了他。

好吧,你本来想把他支走的。

“这个点他还没有下班,你再等等吧。你可以先去游戏里玩两局,开好竞技场房间等他啊。”

你好言好语总算把他打发走,可刚刚手头的病例也没心情写了,好不容易挨到了六点下班。

下班查房完毕后你直接去了泽泽的病房,看见他果然在打着游戏。那笔记本一看就价值不菲啊。

 

他看见你来,迅速把耳机摘掉,

“他上游戏了吗?”

“你的房间号”

“6619”

“好,我让他过来。”

 

“在吗?他在神之领域竞技场6619~你过来就行了。”

“好”

几乎是秒回。

“内个,还得麻烦你一下,稍微悠着点可以么?我怕他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哈哈哈,不一定啊,没准我还打不过他呢”

“[笑哭][笑哭]喻队,你别开玩笑了”

“那我过去了”

“好”

 

那边泽泽“是这个叫‘打败索克’的术士吗?”

啥?

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既然是个术士,就应该是吧。

 

比赛迅速开始。

地图就选的是普通的圆边竞技场。

边上没人解说,你也就看不太懂了,总之一分钟之后还没有结束,你就稍微放点心,好歹不会让他恼羞成怒了吧.......

但是三分钟之后,比赛依旧没有结束,你就有点慌了。

我靠,不会真打不过吧。

虽然读不懂局势,但是好歹看得懂血量。

依旧是文州领先......一点点。

 

能赢......吧

 

不到五分钟,泽泽的屏幕上出现了“失败”

 

哼,小样。

不过五分钟是不是有点长了啊?

难道他真这么厉害?

 

“再来!”

“既然你用剑客,那我可以找个剑客跟你比么?”

“当然,我一定能打过你!”

 

剑客?

黄少天?

 

要不要建议他把对话关了啊.......

 

几分钟之后,果然一个剑客进了房间。

比赛再次开始。

 

这次没有上次战线拉那么长,一分多解决。

 

你看到泽泽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像一个火山即将喷发。

天啊,他下一步不会该砸电脑了吧。

 

我还能保住饭碗吗?

 

“再来。”

这时你看到房间内对话里蹦出了一大串文字。

“嘿嘿,小鬼,还不认输啊,要不是为了试探试探你,一分钟你都熬不过去,再来也是一样的结果,认了吧,你还是太嫩了点。想打败我,再过个几年吧。还想来?我很忙的,一场比赛几百万上下......”

 

同时,你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

是喻文州。

“这个小孩子挺不错的。手速有发展潜力,意识对于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来说也挺出众啊,就是经验,明显不足。”

“哇,让你费心了,还观察这么仔细。所以你第一局打那么长时间是为了观察?”

“客气了,实际我也是有一点私心在里面的。”

“啊?”

“这个孩子的病严重吗?我想让他来蓝雨的青训营试试。”

“......”

“是我太唐突了吗?”

“没有没有,他知道后应该会很开心吧,不过,你这就又给我出难题了.......”

“怎么?”

“他的病,不好说......我......不是很想帮你转达”

还没等喻文州回消息,你赶紧解释

“是这样的,我怕他会失望,因为说了之后,他也许去不了,因为他可能需要长期的治疗。与其给他希望,再让他失望,不如什么都不说,或者等他病情稳定一点了再看”

“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是我事情太多,麻烦你了。”

你扭头去看看了看泽泽,已经不在打游戏了,等等?他在看录像?他在自己复盘?

66666666

你不禁在内心里默默的给他加了一点好感度,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这个游戏啊。

 

“有机会让我见见这个小朋友行吗?”

“当然没问题。对了,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回头请你吃个饭吧。”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麻烦了。”

“不不不,实际......我还有一事相求。”

 

约会,啊不是,约饭时间定在了周一的晚上,你们本来约好了离医院稍远的一个小餐厅,结果马上就要下班了,病房里的一个小朋友突然出了状况,需要紧急手术,由于是你老师主管的病人,你当然要跟,你这还来不及跟喻文州发条消息,就被老师拽进了手术室。

 

这一做就是三个小时,不过还好手术一切顺利。

“送ICU吧,你看着他点,麻醉没醒,还不是很稳定。你今天辛苦一点,等他麻醉醒了再走。”

“我......”

你刚要推脱,老师一记凌厉的眼刀就送了过来。

这个老师最讨厌学生做事磨磨唧唧的了,为了我的期末成绩......

“好......有情况我随时跟您联系。”

 

你赶紧换掉手术服,把病人在ICU里安置好,拜托了一位值班的护士小姐姐帮自己照看一下,然后去更衣室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三个喻文州的未接来电,四条微信消息。

 

天啊,你居然放了喻文州的鸽子!

这个时候在只发条微信就显得太不真诚了。

你决定打个电话过去赔礼道歉。

 

虽然交流过几次了,但毕竟是第一次打电话,心里还是紧张到不行。

 

“喂,请问是喻队吗?”

“是我。”

不知是手机的原因还是什么,电话里文州的声音似乎多了一份磁性,好像更好听了,有那么一瞬间,你似乎有点恍惚。

“啊,真的对不起,对不起,临时出了个急诊手术,一下就做到现在,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的,你是医生呀,我大概猜到了,我能理解。”你似乎能想象到他现在的样子,“还没吃饭呢吧?现在要过来吗?我过去接你吧。”

“你还在等我?!天啊,太不好意思了”

“但是非常抱歉,我现在还是走不开,内个孩子还不太稳定,我得等他麻醉醒了之后才能走。”

“这样啊......”

“抱歉,你赶紧去吃点东西吧。”

“或者我去医院找你?”

“啊?”

“你不是说还有事求我吗?”

“对......可是太麻烦了,已经这么晚了”

来回几个回合,你还是没有犟过喻文州,答应了他过来。

你赶紧回到了ICU只盼这位小伙伴能给点力,快快醒来啊,别出问题了。

你百无聊赖的盯着心电图,思绪早就飘到医院外面的喻文州身上了。

等等,这个感觉有点像

约会啊......

你的脸一下又红了起来。

快丢掉你的骚想法!

那可是喻文州啊!

那可是喻文州啊......

喻文州......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偶像的崇拜?

不像,你之前又不怎么喜欢他。

对新事物的好奇?

不是,这能算啥新事物?

认识新朋友的喜悦?

这是什么鬼,当自己在写小学生作文么?

那......

你想象了无数种可能,但是怎么也没敢往某些方向想。

小病人似乎有醒了的迹象,你迅速给他检查完体征,。

谢天谢地,一切正常。

和ICU值班护士打好招呼后,你把他推回了病房。

他的父母都等在那里,你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并仔细的嘱咐好之后才换衣服离开。

一到医院大厅,你还没拿出手机,就看见站在大厅里的喻文州。

出奇地,这次你的心跳居然没加快。

难道已经适应了?

 

你快步走向他,他也在向你迎来。

空旷的医院挂号大厅只有你们两个人。

这是不是就叫天时地利人和呢?

嗯?想什么呢。

 

“还没吃饭?饿了吧”

居然是还是文州先开了口。

“哈哈哈,是有点了。”

你倒也不客气了。

“我们去吃什么?”

“都这个点了,饭店应该都关门了。不过医院后门那里有条小吃街,之前下夜班经常和舍友去吃。喻队要是不嫌弃,咱们就去看看?”

“好啊,不过你可以不用叫我喻队,听起来好生疏啊,又不是在队里。”

“emmmmmm,好......”

我们真的很熟吗?

撑死见过这是第三次面,累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啊!

“话说蓝雨这个赛季打得依旧好棒啊”

你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没话找话地聊着,一边领着他向后街走。

马上要出医院门的时候,你忽然想到

“话说你用不用伪装一下啊,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小吃街人那么多”

“说的也是,可是今天我开车来的,还真没准备什么伪装工具......”

“那你可能就要上明天的电竞头条了~震惊!冠军队队长竟然深夜带神秘女子去这种地方!知道真相的人都哭了!”

“哈哈哈哈,UC编辑部没把你招进去真是可惜啊”

“你居然也懂这个梗啊?”

“哈哈,我为什么不懂啊?最近不是很火吗?”

“哈可能在我眼里你和王队应该都属于内种战队好爸爸类型,一心一意只扑在游戏比赛上吧哈哈哈”

“原来我和王队在粉丝心里的形象是这样的啊”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你稍微等一下啊”

说着跑向了护士分诊台。

在台子底下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包医用一次性口罩。

“免费分发用的,你戴一个吧。我也戴上一个。万一你引起轰动了我还来得及跑,省的他们拍到我的正脸。”

“你想得还挺周密。”

“嘿嘿,那是。”

 

即使已经十一点,小吃街热闹依旧。

“你平时喜欢吃点什么啊?有推荐吗?”

“嗯......内边的章鱼小丸子很好吃,那的东北烤冷面也还行,这家双皮奶我最爱吃,还有肠粉也很好!”

一说起吃你就止不住嘴了,忽然意识到,你根本就没给喻文州插嘴的余地。

“啊,一不小心说了这么多.......你想吃什么啊?”

“你一下推荐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啊”还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你准备吃什么?”

“我吗?我胃不是很好,这么晚了只能喝一点药粥了,这里有家店做的很好吃。不过你随便啊,不要被我影响。”

“我跟你一样吧,的确这么晚了不能吃太多。”

“好吧~”

感觉有点寒酸啊......

 

“呦,来了啊~又值夜班?”

这里的老板已经认识你了,熟络的招呼上来。

“诶?还带了一个......男朋友?”

“不是啦,阿姨不要打趣我了”

“行,不说了,还要原来内样?”

“对,这次两份。”

可能有之前几句玩笑话的润滑,你和他在一起已经没有那么尴尬了,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所以你最喜欢微草是吗?”

“是啊,毕竟长在b市边上,每天被大眼爸爸的海报熏陶着”

“看来王队的魅力不小啊,那你也玩魔道学者是吗?”

“对啊,不过选魔道倒不是因为大眼爸爸,原因可能有点无厘头吧~”

“嗯?”

“是在看别人玩的时候觉得,emmm修鲁鲁长的太可爱了,所以就选了这个......”

说着说着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哈,这样啊”

“不要笑我了,我知道你们职业选手一定觉得这挺蠢的是不是”

“没有没有”他赶忙摆手辩解,“我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

“粥来了~”

“快尝尝吧,有点烫小心点。”

 

喻文州拿起了一次性塑料小勺,低着头在粥里轻轻搅拌,嘴角还挂着未来及消退的笑意。小店里昏黄的灯光刚刚好,斜斜地打在他的脸上,破旧的风扇嗡嗡的响,还有即使是夏天也没能阻挡住的粥里腾腾的热气。一切好像变得有点朦胧了起来。

 

忽然觉得他还挺好看的啊

 

“嗯?在说我么?你抢我台词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把自己心里想的话一不小心说出口啊!

你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个透。

“啊,没有,不是,诶呀,内个谢谢夸奖,不对,啊啊啊啊啊”

你整个人完全处在语无伦次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圆过去。

“粥很好喝,下次还可以来~”

“嗯,好”

人家既然给了个台阶就赶紧顺坡下来。

你就顺便聊起了和这个小店的故事。

一碗粥很快喝完。

“我把你送回宿舍吧。”

“啊?”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啊,好。”

你就这么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刚才的尴尬跑到哪里去了!

宿舍明明就在医院里面啊!穿过医院大厅,从另一个门出去就到了啊!

“对了,你要拜托我什么事啊?”

对!都把正事给忘了。

“额,是这样的,我一个关系特别好的舍友是黄少的终极大粉丝,这不是马上他就该过生日了,我想送她一张黄少的签名海报,所以得麻烦你......”

“这样啊~又不是大事,少天的签名而已。要哪张海报?”

“诶呀!那张我都印好了!落在更衣室里了!”

“没事,要哪张啊,蓝雨的仓库里应该会有的。”

“是内张黄少竖着剑,一边本人一边夜雨声饭的那张。谢谢你了,又这么麻烦。”

“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

“话说你昨天的内个术士号,名字好......”

“啊,内个吗?实际是少天原来的小号而已,可能内个时候他老是被魏队欺负所以起了个这样的名字吧。”

“哈哈哈哈哈,原来黄少是这样的黄少,打不过就在名字上泄愤啊~”

有人陪伴的路程总是格外短,好像没聊几句话,你们就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

“那我回去了,你开车慢点啊,海报弄好了我去蓝雨拿就行,不要再麻烦你了。”

“嗯~回头再联系。早点休息~”

“嗯,晚安了~”

他似乎微不可查地愣了一下。

“晚安~”

扭头,你镇定地走进了宿舍楼。

刚一进门,你便加快了速度,飞一样上了楼,宿舍里他们都睡了。

你轻手轻脚地打开阳台门,像要做一件什么坏事一样,胸腔里砰砰砰砰地,也不知道紧张个什么劲。

你趴在窗边,向下望去。

太晚了,楼下的路灯都灭了,黑漆漆的。

 

那里有一个人影,就在你和文州告别的地方。

虽然看不见脸,甚至连身体轮廓都看不清楚。

但你相信,那就是喻文州。

他在向楼上望着,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他一定是在向上望着。

他在想什么呢?

 

而你,又在想什么呢?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