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

emmmm……

与你(3)

*喻文州×你,医学生设定

*私设有,OOC 有,小学生流水账

*之前写过一个片段,暗搓搓想把它展开写,算是满足自己小小的私欲吧_(:зゝ∠)_      摸鱼片段

*就是一个和我鱼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甜甜的恋爱过程/(//▪/ω/▪//)/

*又名《我即将亲手拆散自己最萌的CP怎么办?急,在线等》

 

不知是你收藏的那些王杰希高帅视频起了作用,还是一些其他什么原因,你脑子里真的好像不再循环喻文州.mp4了。但你也不知道是自己真的想帮那位“债主”保守秘密,还是出于自己的某些小私心,你最终真的谁都没有说。

日子一天天过着,似乎再没有什么波澜。随着期末的临近,每天的任务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喻文州.mp4也就已经在你大脑回收站边缘试探了。

又是新的一个周期,这次轮到急诊科,堪称全院最鸡飞狗跳的一个科室。

偏偏最近流感盛行,急诊的病人数可以算是全年最高峰。

你们哀嚎吐槽,却又不得不主动去接受这种精神与身体的双重考验。

更加不幸的是,你们宿舍的三个人也都不幸中枪了,而你,是宿舍里唯一的幸存者。

“亲爱的!”,你刚在老师指导下做完一个伤口缝合,手套还没来及摘,就见老张推门而入,直扑你而来,和老师简单打了招呼就把你往外拖。

“你干嘛呀?我还没收拾缝合包呢,待会又该被老师骂了!”

“你先别收拾了,我待会帮你。快快快,替我出个院前,好像是场车祸。我现在脑袋快疼死了,天旋地转的,出院前太为难我了。快快快,马上就该走了。”

“我看你拽我的时候力气挺大的啊。”你翻了个大白眼,一边吐槽,一边赶紧把手套摘下,跑向了救护车。

“三辆车连环追尾,据打120的人说重伤者大概有六七人,旁边还有几辆车轻微碰撞,其中一辆小型客车。我们先遣,了解具体情况,后续车辆马上就到。”

老师简单做了说明,让大家都好先有个准备。

你倒是第一次出场面这么大的院前,心里居然隐隐有一丝兴奋。

救护车很快驶到了事故地点。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除了追尾的三辆车外,其余刮蹭车辆基本完好,起码从外观看起来无碍,最担心的小客车,除了车身侧面有一条长长的划痕,也没有其他问题,车里的人还呆在里面。而重伤内几位也都只是相对重伤,没有严重危及生命的,老师正在给他们做简单的处理。

“你去内几辆轻伤车上问问,有没有身体不舒服的,注意脑震荡的可能。”

“好。“接到任务,你就去敲车窗了。你内心微微有点遗憾,还以为自己能上手处理呢。你内心微叹一口气,转身看到正好那辆小型客车离你最近,没多想就敲上了客车的车门。

“咚咚咚”

你还没来及说什么,大概司机一看你穿着白大褂,也没想别的,就把车门打开了。”

你一边往车上走,一边做着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附属医院的医生,来问问你们刚刚车祸后有谁受伤了或有什么不舒服……的……么……”

在你看清车上的景象后,你就震惊的基本没法说话了。

不是因为车上的状况有多惨烈,而是这些人清一色全部身着蓝雨的队服!

卧槽!

你还没来及从震惊中缓过来。连继续说话都忘了。

 “诶?是你啊!”

只听右边中间位置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喻文州!

你已经震惊到了极致,反而有点镇定下来了。

“啊,好巧,又见面了。”自然而然地,你挂上了微笑。

忽然又想到现在微笑是不是不太合适?我应该严肃一点?

于是又挂上了一点严肃……

好吧,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惊悚。他一定在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

“我就是上来问问有没有受伤的。”为了掩饰你赶忙把话题引入正轨。

“大家有什么不舒服的么?刚刚的撞击力确实也不是很小,可能都少都有点撞到了吧。”喻文州走到车前,站在你身边,转身问了问。

“还好吧”

“感觉没啥”

车上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似乎并没有人受伤。

“尤其是头晕头痛恶心等症状,由于撞击,虽然没有外伤但要考虑脑震荡的可能,尤其是刚刚头撞到的人。”

“话说队长你刚刚不是撞到玻璃了吗?没有事么?”

什么!

你迅速扭头去看喻文州。

“没事,不是很重。”

“真的没事吗?你这蓝雨的大脑可不能出事啊。”说着凑近了些,“要不我简单给你检查一下吧。”

“没事的,不用麻烦了。”他向你报以微笑示意无碍,“不过你也玩荣耀啊?”

喻文州有点惊讶的。

“嗯,不过时间不长,就这两三年。你们这是,去比赛?”

“嗯,去机场。”

你有点不好意思,实际上你每次基本只顾得看CP发糖,对战术啊策略啊这种费脑子的东西基本都不怎么关心,自己又不怎么玩,真怕待会漏了馅儿,想赶紧转移一点话题,

“这样吧,我给你们留一个手机号,万一在路上有什么不舒服的给我打电话。”

“好,那我存一下吧。”

说着喻文州拿出了手机。

“158********”

“我拨过去了。”

“铃铃铃……”

卧槽,我忘了我手机铃声还设的是微草战队队歌!

 “啊,之前,嗯…….挺喜欢微草的,哈哈哈……..”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内个啥,这是你的号对吧。记得有问题给我打电话啊。我还要去下一辆车就先走了,再见。”

你向喻文州挥了挥手,简单致意,就赶紧向车外逃离。

再留下去会不会被仇视啊….

临下车之前,你听到黄少天的声音。.

“队长队长,内妹子谁啊?你居然认得。熟么熟么?我怎么感觉你……”

你出了车门没能听到他接下来的话。

“我怎么感觉你对你对她有点不一样呢?”

 

重伤患者已经都被运走了,在询问弄完后你急忙搭上了最后一趟救护车。

你握着手机,呆呆地望着手机上的第一个未接来电……

“老张一定后悔死了,回去要好好炫耀一番。”

想到这,你心中有点得意。

但是不知道为啥,你忽然有点不想和他说,有种emmmm独占欲?

想什么呢!

你用力晃了晃脑袋,努力把这个荒唐的想法消灭。

很快车驶回了医院,经这么一折腾竟然已经过了下班的点,你去换了衣服,在食堂随便吃了点就回了宿舍。

“车祸现场感觉如何?”看老张一脸幸灾乐祸地凑过来,“惨烈么?你接管的病人多吗?病例写得完么?”

“老张!亏我好心好意替你顶一下,你却如此对我!”你故作生气。

“诶呀,我是真的难受么,回头病例我帮你补,我帮你补啊!”

“不用!”你斩钉截铁地严肃地回复了她。

忽的脸上就转为灿烂而得意的笑容,“你们一定猜不到我在现场遇见了谁?”

“谁?”一个宿舍都被你这忽然态度转变吸引了。

“说起来还得谢谢你,病例我自己写吧,不劳您大驾了。”你嘴角都要咧到天上了。

“到底谁啊!别吊着了!”

你拿出了手机,给他们展示了未接来电。

“你们猜第一条是谁的电话?”

“谁?”

“喻!文!州!”

“什!!!!!么!!!!!!”

宿舍的惊叫快要把房顶掀翻了。

“你没逗我们吧!”

“开什么玩笑呢!”

“我不相信!!!”

“随你们爱信不信,嘿嘿。”

“到底怎么回事?”

你大概把经过复述了一遍。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我居然能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了你!你!”老张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气晕过去了,“你个微草粉!你没对我可爱的黄少做什么吧!啊啊啊啊啊!”

“所以,他们没事吧?”这里还有一个理智的。

“嗯,大致询问了还没什么问题,我让他们万一有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我靠!心机!”

“哈?我怎么心机了?”你一脸蒙比。

“你明明可以留咱们医院的电话的!你留了你自己的!再说了,他们没有队医么!”

“而且你要忙起来接的到电话吗?!”

“我……”

好像还真没想到这些……

好吧,确实是这样吧,自己为什么脑子一抽就把电话留给他了呢?

他真的也不拒绝一下,比如“不用了我们有队医”之类的。

“我能把他的电话抄过来么?”老张一脸谄媚地凑了过来。

“这……不太好吧,这算什么来着,病人的个人信息要保密的。”你还没来及说话,倒是另外一位舍友迅速反应过来。

“好吧……”好在老张也明白这个道理,没有继续要求。

“实际有了又怎么样呢?我又不能随便给他打电话过去,人家那么忙。”

“那你也是有啊!”

好吧,最后矛头又指向了你。舍友又开始绵绵不绝地控诉你的罪行。

“铃铃铃铃~”

微草的队歌,有人给你打电话了!全宿舍瞬间安静下来,屏住了呼吸,一脸期待的望向你的手机。


评论

热度(14)